近期有网友反映有人利用本网自贴广告进行欺诈,盗取QQ号码,如果您看到发布的信息中联系方式仅包含QQ号,并要求您点击某链接查看对方信息时,请您千万不要点击,并立即在主编信箱中向我们进行投诉。如果您发现其它方式的诈骗行为,也请您立即向我们进行投诉,以免其他网友上当受骗。
共有12篇帖子

查看次数:1934

12下一页
打印

吧主:

发表新帖
湘潭县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成翠芬担任辩护人违法且表现不堪!
      根据法官法第十七条“ 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二年内,不得以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不得担任原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法官的配偶、子女不得担任该法官所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的规定,湘潭县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成翠芬出庭担任雨湖区人民法院2019年8月2日开庭的【湘潭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被市中院撤销并指定】原告【湘潭县华人堂酒厂】诉被告【天易示范区、易俗河镇政府】518行政强拆案件违法一案重审被告辩护人明显违法;而且法庭表现龌蹉不堪!
      1:2018年5月18日,上午7点左右,湘潭天易示范区、没有与湘潭县华人堂酒厂企业主进行任何联系,无通知、无任何法定告知文书的情况下,出动公检法干警、示范区工作人员、社会人员等数百人,以搬棺材名义骗开企业大门涌进企业,将企业留守人员控制,出动数台挖机一顿狂挖蛮推,瞬间便将原上马乡政府大院夷为平地,企业生产线设备原材料仓储等除少量搬出围墙外露天场地外,大部分被推倒房屋砸坏掩埋,企业办公场地,员工住房空调、电视机、铺盖、生活用品等400多万元公私财物瞬间毁灭!系一起天易示范区官僚主义严重、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典型的行政违法案件。成翠芬竟左拐右拐示范区不是行政强拆行为、示范区不是拆房主体,只是配合镇政府。质问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不是强拆出动公检法干警、示范区工作人员等数百人干什么?!镇政府有行政强拆主体资格吗?而且场地2010年就已内部征收归属示范区!成翠芬简直脱变成了一个向钱看齐之徒,谁给钱为谁狡辩,不再是一个党纪国法、法律法规、公平正义的维护者!
      2:合同签订起始时间是2004年,期限5年,2009年续签3年,约定条件准许情况下可自动延续2年 ,2014年没有续签合同,非企业原因,二管区主任彭德明表示,由于双方多年来合作愉快,他绝对不会随便赶企业走的,只是到了需要搬迁时,请企业好好配合搬迁工作就行。企业继续使用场地,彭德明及镇政府官员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租赁期间届满,承租人继续使用租赁物,出租人没有提出异议的,原租赁合同继续有效,但租赁期限为不定期。说“多次要求搬离,原告置之不理”,作为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接受示范区委托,了解过情况吗?看过证据吗!查过原告何年何月何日何条件何人通知要求的?既然无通知证据,就绝无原告”置之不理,拒绝搬迁“的存在,一般律师如此狡辩原告还可理解,但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毫无底线的狡辩,真是愧对自己那么多年头上的法官帽上的神圣国徽!
     3:企业依法依规合法经营近20年,涉及征拆搬迁,企业具有不可剥夺的获得正当合法搬迁补偿的权利,补偿没有到位,企业绝无自行搬离的义务!原告于2018年5月10日递交湘潭县公安局保护人身财产安全的申请报告所附企业资产一览表统计数据系非法强拆发生之前统计,是无条件要准备接受公安干警的一一核查落实的数据,故真实客观无假可言。现在说企业被毁灭财产数据没有法律依据,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接受委托时,是否了解强拆之前,被告对企业做了什么?对企业财产有统计调查没有?一概没有,而且所有资产原始账本、票据都被强拆推平毁灭,强拆后说依据,强拆前被告干什么去了?企业合法生产经营近20年,相关手续证件齐全,合法有效。任何狡辩改变不了事实。
     4:天易示范区2010年无公示即对该场地实行内部征收,而已经在该场地合法生产经营近7年的利益厉害关联人湘潭县华人堂酒厂不知情。后被告及易俗河镇政府一直没有做过相关实质性协调工作,也无限期搬迁通知,故没有“酒厂拒不腾房,协商无果”的事实。另易俗河镇工作人员多次表示:只是联络员,实质问题只有示范区才能协商算数;易俗河镇本身也无强拆的法定主体资格。狡辩示范区是不是强拆方,三岁小孩都不会认错,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难道真不知道?
     5:合同到期没有续签,不是企业不签,而是有示范区征收,才没有续签合同;有示范区征收,才有企业不可剥夺的获得正当合法搬迁补偿的权利。补偿没有到位,企业绝无自行搬离的义务!起码的因果关系,就算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岂能否认得了?!
    【红网微社区 长株潭说法首席群主、记者调查网记者郭志强编稿】





 
一头权利的恶魔,驯服了一条司法的毒蛇,开启狼狈为奸局面,受害的悠悠草民將陷更深层次的暗无天日,状告无门!
 
湘潭县退向野蛮!       
公平、公正、正义离老百姓距离不是近了,而是越来越远了。湘潭县退向野蛮!
 
成翠芬不管什么时间,不管以何种身份参入湘潭县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包括处于不同诉讼阶段的各种案件均违法       
         法官法17条2规定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不得担任原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并没有时间限定,也没有限定以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而是无论啥时间以什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都是被禁止的。成翠芬不是一般意义的法官而且是院长级别的法官更在禁止之列!故成翠芬不管什么时间,不管以何种身份参入湘潭县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包括处于不同诉讼阶段的各种案件均违法。
 
 
恶魔毒蛇狼狈为奸!
一头权利的恶魔,驯服了一条司法的毒蛇,开启狼狈为奸局面,受害的悠悠草民將陷更深层次的暗无天日,状告无门!
维权弱势者将面临越来越深的浑水挣扎过程!
 
 
 
湘潭县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成翠芬担任辩护人违法且表现不堪!

根据法官法第十七条“ 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二年内,不得以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不得担任原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法官的配偶、子女不得担任该法官所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的规定,湘潭县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成翠芬出庭担任雨湖区人民法院2019年8月2日开庭的【湘潭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被市中院撤销并指定】原告【湘潭县华人堂酒厂】诉被告【天易示范区、易俗河镇政府】518行政强拆案件违法一案重审被告辩护人明显违法;而且法庭表现龌蹉不堪!

1:2018年5月18日,上午7点左右,湘潭天易示范区、没有与湘潭县华人堂酒厂企业主进行任何联系,无通知、无任何法定告知文书的情况下,出动公检法干警、示范区工作人员、社会人员等数百人,以搬棺材名义骗开企业大门涌进企业,将企业留守人员控制,出动数台挖机一顿狂挖蛮推,瞬间便将原上马乡政府大院夷为平地,企业生产线设备原材料仓储等除少量搬出围墙外露天场地外,大部分被推倒房屋砸坏掩埋,企业办公场地,员工住房空调、电视机、铺盖、生活用品等400多万元公私财物瞬间毁灭!系一起天易示范区官僚主义严重、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典型的行政违法案件。成翠芬竟左拐右拐示范区不是行政强拆行为、示范区不是拆房主体,只是配合镇政府。质问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不是强拆出动公检法干警、示范区工作人员等数百人干什么?!镇政府有行政强拆主体资格吗?而且场地2010年就已内部征收归属示范区!成翠芬简直脱变成了一个向钱看齐之徒,谁给钱为谁狡辩,不再是一个党纪国法、法律法规、公平正义的维护者!

2:合同签订起始时间是2004年,期限5年,2009年续签3年,约定条件准许情况下可自动延续2年 ,2014年没有续签合同,非企业原因,二管区主任彭德明表示,由于双方多年来合作愉快,他绝对不会随便赶企业走的,只是到了需要搬迁时,请企业好好配合搬迁工作就行。企业继续使用场地,彭德明及镇政府官员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租赁期间届满,承租人继续使用租赁物,出租人没有提出异议的,原租赁合同继续有效,但租赁期限为不定期。说“多次要求搬离,原告置之不理”,作为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接受示范区委托,了解过情况吗?看过证据吗!查过原告何年何月何日何条件何人通知要求的?既然无通知证据,就绝无原告”置之不理,拒绝搬迁“的存在,一般律师如此狡辩原告还可理解,但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毫无底线的狡辩,真是愧对自己那么多年头上的法官帽上的神圣国徽!

3:企业依法依规合法经营近20年,涉及征拆搬迁,企业具有不可剥夺的获得正当合法搬迁补偿的权利,补偿没有到位,企业绝无自行搬离的义务!原告于2018年5月10日递交湘潭县公安局保护人身财产安全的申请报告所附企业资产一览表统计数据系非法强拆发生之前统计,是无条件要准备接受公安干警的一一核查落实的数据,故真实客观无假可言。现在说企业被毁灭财产数据没有法律依据,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接受委托时,是否了解强拆之前,被告对企业做了什么?对企业财产有统计调查没有?一概没有,而且所有资产原始账本、票据都被强拆推平毁灭,强拆后说依据,强拆前被告干什么去了?企业合法生产经营近20年,相关手续证件齐全,合法有效。任何狡辩改变不了事实。

4:天易示范区2010年无公示即对该场地实行内部征收,而已经在该场地合法生产经营近7年的利益厉害关联人湘潭县华人堂酒厂不知情。后被告及易俗河镇政府一直没有做过相关实质性协调工作,也无限期搬迁通知,故没有“酒厂拒不腾房,协商无果”的事实。另易俗河镇工作人员多次表示:只是联络员,实质问题只有示范区才能协商算数;易俗河镇本身也无强拆的法定主体资格。狡辩示范区是不是强拆方,三岁小孩都不会认错,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难道真不知道?

5:合同到期没有续签,不是企业不签,而是有示范区征收,才没有续签合同;有示范区征收,才有企业不可剥夺的获得正当合法搬迁补偿的权利。补偿没有到位,企业绝无自行搬离的义务!起码的因果关系,就算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翠芬岂能否认得了?!
 
[img]湖南天易示范区征拆多邪门世人万万想象不到![/img]

笔者近日获知,易俗河镇市民王亚强在上世纪90年代,响应易俗河镇政府“经济同步一条街”临街改造工程,签定用地协议,购买相关面积土地,自筹资金建设临街门面20个。最近天易示范区计划近日对该片场地及相关已征收的厂区地域征拆,竟然至今没有与该20个门面的所有者王亚强及其家人做过任何接洽联系,更别说进行场地征拆补偿实质谈判工作。天易示范区征拆多邪门真是世人万万想象不到!

笔者同样知道:2018年5月18日,上午7点左右,湘潭天易示范区、没有与湘潭县华人堂酒厂企业主进行任何联系下,出动公检法干警、示范区工作人员、社会人员等数百人,以搬棺材名义骗开企业大门涌进企业,将企业留守人员控制,出动数台挖机一顿狂挖蛮推,瞬间便将原上马乡政府大院夷为平地,企业生产线设备原材料仓储等除少量搬出围墙外露天场地外,大部分被推倒房屋砸坏掩埋,企业办公场地,员工住房空调、电视机、铺盖等生活用品等400多万元公私财物被瞬间毁灭!这种无公示、无补偿、无通知的恶性“强拆暴拆”事件!天易示范区征拆多邪门世人谁能想象得到?!
 
共有12篇帖子
12下一页
分享 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